jump to navigation

Are you a true humanitarian? 2009 年 01 月 08 日

Posted by changyuchao in Life.
trackback
八百年沒寫 Blog,但是看到一則 CNN 報導後,實在忍不住了:
http://edition.cnn.com/2009/WORLD/meast/01/07/israel.gaza/index.html?eref=rss_world
 
也許是因為曾經造訪過 Israel 和 Jordan,對於中東有著較一般人更為敏感和多一分的體會和認識,老實說,如果沒有西方資本主義在 Israel 後頭撐腰的話,巴勒斯坦和 Gaza 自治區也不會受到如此不人道的隔離和壓榨,更不會逼迫出所謂的恐怖組織。我必須要說,一些去年看到西藏自治區暴動遭到鎮壓的那些人權份子,那些跳出來為西藏怒吼的人,你們現在在哪裡?Gaza 走廊超過六百多人死亡,其中三分之一是婦孺,三千多人受傷,其中百分之四十五也是婦孺,遠比西藏暴動所造成的傷亡來的慘烈,畢竟一個是區域暴動,一個是屠殺!
 
 
那些強調人權主義,大聲為西藏疾呼的人,在哪裡呢?閃靈的主唱 Freddy 呢?巴勒斯坦自治區和 Gaza 走廊遠比西藏來得有資格爭取獨立,在二戰後平白遭到西方強權驅趕,拱手讓出領土給猶太人建立 Israel,之後還被惡意隔離、打壓,甚至剝奪掉擴展經濟的權力,聯合國及眾多人權組織紛紛跳出來呼籲和譴責 Israel,但是台灣呢?一點聲音都沒有,只有閒著沒事幹為了搞活動而活動的一群爛野草莓,只有假借人道之名行宣傳之實的 Freddy 之流,只有整天圍著阿扁家裡有多少錢的新聞媒體。
 
如果真的對世界抱持著理念,不管地球那個角落出現不人道事件,都會挺身而出呼籲、譴責,而非僅看到跟自己國家有利益牽扯的議題,而流於骯髒的政治意圖。仇恨是由仇恨而生的,一個人不會平白無故的仇恨你,除非你先有錯再先,且不知悔改和道歉,要真正消彌恐怖主義,請西方強權先停止自大妄為的心態吧!

 

迴響»

1. Luke - 2009 年 01 月 13 日

張兄,同感啊,實際上US這邊每天的新聞都是圍繞在Gaza 的問題上,卻從本質上探討,目前美國最需要的解決經濟問題,而經濟面有40%以上都必須仰賴美裔猶太人的支持,這樣的情況之下,只好讓這些高加索豬轉頭做出"視而不見"的舉止。不過,只要大家一起發聲的話,輿論必然會站在較有道理的一方。

2. Yu-Chao - 2009 年 01 月 13 日

很諷刺,二戰時猶太人被 Nazi 迫害、屠殺,現在換他們以同樣手法對付巴勒斯坦及阿拉伯裔,歷史終究會轉變的,世界上沒有永遠的強權,也沒有永遠的弱勢者。

3. Yu-Chao - 2009 年 01 月 14 日

感覺有人留了言又刪掉了…哈…Well,分享意見別怕啊,呵呵。

4. Yu-Chao - 2009 年 01 月 14 日

轉貼該人的發言"我也不認同以色列入侵加薩走廊的軍事行動, 但這基本上是戰爭行為, 譴責戰爭行為的殘暴其實是沒有太大意義的, 有什麼戰爭行為是不殘暴的嗎? 有什麼戰爭行為沒有婦孺的傷亡嗎? 至於因為野草莓沒有跳出來譴責以色列就認為他們是爛草莓更是荒謬: (1) 你怎麼知道他們沒有譴責? (2) 野草莓在譴責台灣的人權到退問題時你在那裡…"就來一一回復,首先,我譴責這個戰爭的理由、藉口跟目的,而非譴責戰爭本身,希望這位朋友可以去弄清楚為何以色列會發動這個戰爭。再來,我在原文沒說野草莓沒有譴責這件事就認為他們是爛草莓,事實是,我根本上就認為他們本來就是爛草莓,打從有這群人出現開始。這個世代搞學運搞成這樣,史無前例的失敗,所以呢,自然也沒有他們宣導他們理念時我在不在的問題,基本上我沒有跳出去弄個棒打野草莓運動就不錯了。希望某些人能搞清楚這個文章的訴求,而不是看到什麼都牽扯到政治,否則這個島真的是越來越令人倒胃口了。

5. Luke - 2009 年 01 月 15 日

這個,原來張同學要我看的是這個發言啊。針對這個回覆,我是有點小意見啦。戰爭行為確實是殘暴的,但是正因為太過於殘暴,所以才會有所謂的"日內瓦公約"的出現,至於這個公約的由來跟內容,請自行上Wiki去搜尋。請大德不要反駁我『不是每個國家都遵守這個公約』,依照目前來說,加薩走廊的入侵活動雖然造成很多無辜的婦孺傷亡,但是實際上確實並沒有違反日內瓦公約的協定。基於訓練以及配備的不同,戰鬥人員傷亡率較平民低是合理的數字,筆者引述此例證也僅是為了加強佐證該侵略行動的不正當性罷了。另外,這位大德說到,有什麼戰爭是不殘暴的或是沒有婦孺傷亡云云,這點我就不能站在各有各的觀點來討論了,難道因為戰爭一定會殘暴或是戰爭一定會有婦孺傷亡,我們就不去譴責嗎?今天若是被殘暴的國家是台灣,而傷亡的人是我們週遭的親朋好友,這位大德還能理直氣壯的說出這些話嗎?事實上,應該有錯的是使用暴力的一方。映射到大陸與台灣的問題,目前尚稱和平狀態,若是今天大陸攻打台灣,您會希望國際友人譴責這種不正當的暴力?或者是在自由言論上說到『有什麼戰爭行為是不殘暴的嗎?』諸如此類的話語嗎?再者,就如同筆者所述,筆者的文章確實是將野草莓運動當成負面的學運來與加薩走廊的侵略行動做個映射,但是筆者就是因為不同意該學運的理念才會如此列述,所以(2)的問題在本質上就不成立了,因為對筆者來說,所謂的野草莓譴責台灣人權倒退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所以也就不存在"筆者在哪裡"這個問題了。不過,我倒是可以幫筆者回覆您,他當時應該在台灣……。最後,筆者此篇文章的重點應該是著重在『以色列侵略加薩走廊』這個主題作為發表文章的主軸,針對(1)的問題,如果野草莓團體認為自己是確實在捍衛台灣人權的話,似乎學運的發言人出來譴責一下也頗合情理吧,若是喃喃自語般的在水面下譴責,似乎與民主廣場上的靜坐形象相去甚遠,難道罵台灣同胞就可以很大聲,而要罵老外就縮頭縮尾?另外,如果大德真的想要討論學運的事情,或許可以考慮寫的野草莓運動的正當性之類的文章,或許我也可以飄過去問幾個不著邊際的問題,例如:知道野草梅靜坐喝掉多少水?有多少人樂捐魷魚羹麵?坦白說這個問題我還滿好奇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